产品分类

联系方式

某某玻璃制品有限公司
地址:徐州市马坡镇八段工业区
联系人:陈效宇
手机:13375155616 1655670606
电话:0516-85106788
传真:0516-85756511
Q Q:3460145686
E-mail:admin@126.com
网址:http://www.baidu.com

销售网络

当前位置:主页 > 销售网络 >

国民党运台黄金去哪了?

发布时间:2018-01-02 07:11 浏览次数:

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为了解破绿营的党产斗争,宣称1949年中央银行运到台湾的黄金应该归入于国民党党产,“要算账就把账算清楚”。她还表示,不管黄金、台北故宫宝物是党产或已是“国家”财产,都证明台湾与大陆历史情结的连结。这使央行运台黄金再次成为台湾的焦点。

1949年抢运台湾的央行黄金充满争议。一般公认台湾经济奇迹是靠央行黄金开创出来的,没有黄金就没有今日的台湾。绿营则是无限贬低运台黄金的价值,以营造国民党“外来政权”是双手空空到台湾,吸吮台湾人民血汗的形象。李登辉曾公开宣称运黄金的船在长江沉没,故国民党根本没带黄金到台湾,因此“外来政权”对台湾经济起飞是毫无贡献的。

两种对运台黄金的说法,都失之偏颇和肤浅。1949至1950年间,“中央银行”黄金的确发挥了稳定大局的功用,但黄金只用了一年就消耗见底。因此,台湾经济奇迹不可能单靠黄金成功制胜。运台黄金对台湾经济奇迹的真正贡献,并不在黄金本身的价值,而在于国民党大陆时期使用黄金的全面失败教训。正是在台湾以黄金支撑大局的官员吸取了教训,才能以有限的黄金出奇制胜,在绝境中为台湾经济打开出路。

黄金储蓄:吞噬运台黄金的巨怪

1949年,国民党分别由上海、厦门、美国与日本四处抢运3755540余两黄金到台湾。然而这批黄金只撑了不到一年,在1950年6月,运台黄金已经花掉85%,只剩下542910余两。

军费被公认为吞噬黄金的大怪兽。撤退到台湾的数十万部队,每个月光是粮饷、服装维持费,预算就高达新台币1155万元,这笔钱还没有计入作战费与军火采购费用。当时新台币的发行总额限制为两亿元,按照“国防部”的军费概算,只要一年半,军队维持费就会吃光全部新台币现钞。

为了控制这头吃钱猛兽,蒋介石在1950年初使出一切方法压低军费:诸如反复点验部队核实人数,将“国防部”原定的87万部队核实到63万;以“补给到团”杜绝吃空缺;对来台军官严格核验证件,压低军阶以节约军饷;在最困难时,甚至曾一度停发十余万军眷的眷粮。

然而,军费依然超过“财政部”的付款能力。“中央银行”被迫拨出珍贵的黄金,填补短缺的军费。1950年1月份,“央行”拨付了16万余两纯金给“国防部”、2月份是14万余两、3月份达14万两。军队人数核实开始生效之后,4月与5月份降为7万两、6月份降为6万两、7月份5.6万两、8月份靠实行补给到团而压到4.5万两、9月份3万两。才9个月就消耗了77万余两黄金,相当于运台黄金的两成。

事实上,军费并不是消耗黄金最猛烈的财政难关,新台币才是黄金的第一大无底洞。当局为了稳住新台币,创造出最猛烈的噬金巨怪——黄金储蓄。

大陆时期法币与金圆券的失败,一般被归罪于国民政府滥发纸币,其实滥发纸币只是原因之一。造成货币贬值物价狂飙的真正罪魁,是老百姓对纸币失去信心。货币学的至尊原则“费雪公式”显示:MV=PQ,即货币量×货币流通速度=价格水平×交易商品总量。

物价大涨,是政府印钞票数量与人们花钞票速度的乘积。内战时,法币一日数贬,早上能买一只鸡的钱,晚上只能买颗蛋,因此人们手上绝不留现金,一拿到钞票就火速换成货品保值,哪怕是打瓶酱油存在家里,也比法币现钞握在手上强。于是,费雪方程式中原本应该是不变常数的V(货币流通速度)疯狂激增,同样的一张100元法币纸钞,一天之内可能被飞速交易数十次,造成数千元法币的“流动性”,将市面上的酱油全部打光,造成酱油价格暴涨,而P(物价)也就在这“疯狂打酱油”般的货币流动中失控飞涨。

要控制物价飞涨,保住新台币这个新生儿,根本之道是恢复老百姓对货币的信心,不要一拿到新台币现钞就上街打酱油。台湾银行发行新台币之初,首先宣示新货币的发行总额绝不超过2亿元,将费雪方程式中的M(货币量)控制住。然而,要进一步控制住V(货币流通速度),台湾银行要采取更激进的方法。于是台银在推出新台币六天后,推出“黄金储蓄”,以金灿灿的“央行”纯金条块取信于民。

1950年12月,台湾银行开放金库让媒体记者参观新台币发行准备黄金,以昭信用。

所谓黄金储蓄,就是老百姓可以将新台币纸钞存入台湾银行的储蓄账户,到期时台银连本带利付给黄金,而且是纯度不打折的“中央银行”纯金。为吸引大众,黄金储蓄的门槛非常低,活期存款最短十天就能领出黄金,定存最短1个月。其次,黄金储蓄规定每户每年提取总量不得超过50市两(每市两为50克),并且特地将大金条改铸成小额的金片,最小一市钱(5克),进一步降低门槛,让小老百姓也能以纸币换黄金。若换算成今天的金价,就是将1100元人民币现钞存进银行,10天之后可以换出1市钱的纯金,外加1厘年息。

黄金储蓄的成功之路还很漫长。1946年宋子文主掌财政时,曾经直接向市场抛售黄金支撑法币。但宋子文操作太拙劣了,别的不说,宋子文出售黄金的起售单位是十市两大金条,最小起售价相当于今天的11万人民币,初期甚至直接出售400市两金砖,升斗小民买不起,黄金出售注定成为大款奸商的投机游戏。宋子文就这样搞垮了黄金的信用。

老百姓不知道这一次的黄金储蓄能维持多久,对新台币也没有信心,“乱世藏金”的观念仍然非常浓厚。金价平稳时,台银一天大约要砸5000两黄金,一个月就是15万两。

更糟糕的是黄金炒家一定会把黄金储蓄当成生财之道。黄金储蓄按照每市两280元的官价,但民间热络的黄金交易却将黄金的黑市价格炒得远高于官价,利用价差谋得重利。为了挺住新台币,台银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保持官价,向黄金储蓄这个无底洞狂砸黄金,以每天5000两黄金的代价让市面上充斥黄金现货,迫使黄金的黑市价格疲软不振,建立新台币的威信。而一天吸回等值5000两黄金的大手笔,同时也减少市面上的纸钞,老百姓觉得新台币值钱,不愿费事用新台币去换黄金保值,就能有效减少货币流通速度,发挥稳定币值与控制物价的功效。

就这样,黄金储蓄不惜血本撑了一整年。只是这个无底洞实在太可怕了,消耗黄金的数额超过军费。国民党到台湾的第一年,的确已经快没有黄金了,黄金被无限制抛售到台湾同胞的手里,藉以保住新台币,从而为开创台湾经济奇迹奠定了基础。

到了1950年5月,香港金价大涨,黄金储蓄受到致命一击。重利驱使下,台湾境内黄金被大量走私到香港,黄金现货走俏,黄金储蓄随之暴增,台银一天的黄金储蓄存入量高达13000到18000两,这一万多两黄金都是要以“央行”纯金不折不扣支付给存户。就在这个月,开办刚满一年的黄金储蓄总共抛出了1592700余两“央行”纯金,相当于运台黄金总量的42%。

即使是整个新台币的发行准备金,仅80万两黄金而已。黄金储蓄等于砸进两倍于准备金的黄金以稳住新台币,代价实在太离谱。

“本年一至五月‘中央银行’付出军费,平均每月约十一万余两。此外军事器材、油料、军米等项,外汇支出折合黄金,平均约五万两。同时期内,台银办理黄金储蓄,平均每月兑出二十万两。故以现存之黄金余数,欲兼顾发行准备与财政需要,情形确甚困难。而台银取近每日支付黄金储蓄壹万余两之趋势,尤非迅速设法遏止不可。”1950年6月,“财政部”向蒋介石提出警告,“中央银行”的黄金在5月底只剩542911市两4钱3分5厘。此外,台银本身的80万两新台币发行黄金储备也被迫挪用,只剩45万两,“央行”黄金最多只能再撑一个半月。

要如何挽救大局?当局挺身而出。

多项措施配合黄金抛售

国民政府与黄金的渊源,起于抗战时期的美国对华5亿美元借款。政府利用其中2亿美元买黄金,以美元与黄金双管齐下,前后推行“美金节约建国储蓄券”、“同盟胜利美金公债”与“法币折合黄金存款”,以收回法币、压低物价,成效卓著。抗战胜利时,政府手握黄金600万两与外汇现金8亿美元。

抗战胜利后的财政总设计师宋子文,是个眼高手低、脱离现实的自由市场经济理想派。宋子文解除各种战时物资与金融管制,莽撞开放外汇市场,又大手笔向市场抛售黄金。他的鲁莽躁进并没有考虑到全球经济大环境的衰颓与物资短缺,却又要保持固定汇率(官价),不但没有造成经济荣景,反而成为奸商炒作的温床。从1946年3月到1947年2月,宋子文在一年之中净抛出美元3亿5420余万、黄金350余万两,不但没能稳住法币与物价,反而徒然助长投机之风。物价随之狂飙、为之动乱、法币的恶性通货膨胀也一发不可遏抑。

1950年1月26日的《中央日报》黄金行情报道。黄金交易市场俗称“黑市”。但为了养成新台币的信用,当局容忍黄金自由交易。在官方报纸《中央日报》的版,每天都有即时金市行情,九九一台条、九九0海条、九八八海条、九八五央条与饰金都有涨落行情。而“央行”黄金则不惜血本大量投入市场,使金市现货充斥,造成金价整体疲软,长期维持在350元上下。直到香港走私之风大炽才被打破。

黄金是把双面刃,单纯地抛售黄金是非常愚蠢的。黄金储蓄之所以能够在1950年全面失败之时以几乎见底的“央行”黄金惊险稳住新台币,是因为黄金储蓄的运作并不是孤单的。当局在抛售黄金的同时,吸取大陆时期的失败经验,同步推动多项稳定市面的政策。

稳定物价金融的第一优先要务,是政府要手握充足的物资,物资中又以粮食最为首要。宋子文自由经济躁进失败的主因之一,就是政府在抗战胜利之后迫切减免田赋。大量原本会由政府低价收购、平价抛出的粮食,成为自由市场炒作的热门商品,价格飙升,从而带动百物腾涨。因此台湾当局厉行一系列低价收粮政策,包括肥料换谷、田赋征实征购、收购大户余粮、强制粮商售粮、三七五减租增产等成功政策,让当局手握大量粮食,得到了控制物价的第一武器。

其次,当局严格管制外汇,大力充裕税收。诸如以“结汇证明书”制度管理出口商挤压进口商;以烟酒公卖与防卫捐增加税收;创意十足的“省财政厅厅长”任显群推出“爱‘国’奖券”,大获成功;而劝说大户认购的“爱‘国’公债”更是撕破脸面,拒绝认购公债的大户被《中央日报》公开点名痛责,名单中赫然有何应钦等党国大佬。

消极的管制、增税、公卖与强推公债之外,当局积极推动生产的决心更让时人为之一振。1949年时的台湾百业萧条,生产毫无动力,“省主席”陈诚毅然成立“台湾区生产事业管理委员会”,由宋子文的优秀干部尹仲容全权负责。尹仲容打破官僚法规条框,放手以政府力量扶助产业,任何有发展前景的星星火苗都要大力扇风、引火点旺,从传统的菠萝、茶叶一路扶掖到机械业和纺织业。

1951年4月10日《中央日报》刊载禁止金(黄金)钞(美钞)买卖的报道。新台币在1951年时已经稳脚跟,因此停止黄金储蓄与禁止黄金买卖并没有造成恐慌,市场平静无波。

以纺织业来说,当时台湾本地纺织工厂技术低落,老百姓乐用日本布,进口布匹消耗大量外汇,尹仲容就把日本布给管制了,他的政策迫使老百姓买土产劣质布料,闹得天怒人怨。但他对愤怒的公众说道:“进口布不如进口纱,进口纱不如进口棉花。”将外汇用于进口棉花并自制棉布,本地的纺纱厂与织布厂才有成长壮大的机会。而日后将为台湾经济撑起半边天的纺织成衣出口业,也就在天怒人怨声中发芽茁壮了。

要发达经济和推动生产,就要有充沛的资金。“财政首长”严家淦有最坚定的决心,在“央行”黄金即将用尽的报告中,他特别强调,无论财政如何艰难,“生产周转资金”一定要坚持拨付。“发展之生产事业,仍应由台湾银行负责融通资金,或与各家行局合组银团办理。”只有以如此强势的决心,才能在投机成风的战乱年代真正扶起经济。相比之下,尹仲容的老长官宋子文也办生产贷款,但是他没有管理生产,发出去的贷款都被奸商拿去套购“央行”出售的黄金,反而成为恶性通膨的兴奋剂。

当局之所以能毅然采取这些配套措施,是因为这些配套措施都是内战时期财金政策的血泪教训。宋子文没有积极管制出口逃汇与进口奢侈品,甚至管不住套汇投机,因此自由外汇反而搞垮了金融。继宋子文之后出任财政部长的张嘉璈,醉心于公债,但是没有强制认购,公债推不出去,只能在政府银行里转个账,通货膨胀依然无解。严家淦等财政官员正是吸取了前人的失败教训,才会以霹雳手段夺回粮食、外汇、公债、税收与经济成长等武器,从而开创出台湾经济奇迹。

优利储蓄存款迎战黄金炒作潮

台湾有些人将1950年春物价恢复平稳的神奇变化归因于美援,真实功臣是大胆创新的优利存款。著名经济学家蒋硕杰就指出:“那时韩战还没开始,美援的恢复自然还没有人能料想得到。”

当香港的黄金炒作恶浪向台湾扑来时,台湾当局已经耗尽了“央行”黄金,只能停止黄金储蓄。1950年12月底,台银停办黄金储蓄。1951年4月9日,当局明令禁止黄金交易。按照宋子文在1947年时的经验,停办黄金储蓄应该会使新台币信用破灭,陷入恶性通货膨胀的万劫不复深渊,然而台湾市场风平浪静,新台币依然坚挺如昔。

让黄金储蓄平稳交班的功臣,是大胆创新的“优利储蓄存款”。在那凯恩斯主义风行草偃的年代,台湾“省政府”一反压低利率刺激经济的风尚,于1950年4月开办优利储蓄存款,将定存利率调高到惊人的月息七分(7%)。以最低存款300元计,每月有利息21元,而且年息是以复利计算的,每年的利息高达375元,年利率125%。换言之,存款只要定存一年,就能翻一倍有余,简直是让老百姓对政府放高利贷了。超高的利率痛击了蠢蠢欲动的投机之风,稳住了物价。在开办一个月之后,台湾的物价于“央行”黄金即将见底的1950年5月神奇地稳定了下来,渡过了难关。

若以更宽阔的视回顾这段历史,会发现优利存款实际上是1949年至1950年间一连串大胆政策的总收成。人们之所以会信任新台币,认为一年之后数量翻倍的存款是值钱的,正是因为以黄金储蓄领军的各项政策已经成功地深入民心,让新台币的黄金印象在人民心中扎实生根。

因此,运台黄金的主要价值并不在375万余两的黄金,而在大陆时期失败的经验。当严家淦巡视金库时,他看到的不是黄澄澄的金砖,而是大陆失败的历史教训,这才是台湾经济奇迹的成功奥妙。

要把运台黄金这笔历史疑账算清楚,就要以大历史的角度全幅展开黄金的历史。只是在今日的台湾,当道政客们满口“拼经济” ,却一味以“转型正义”之名,夜郎自大地任意扭曲和遮掩历史,根本无心向历史学习。如此一来,台湾经济奇迹曾经繁华竞逐的荣景,也就只能存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了。六十年来成一梦,千年前欧阳修的读史之慨成了台湾经济前景的预言:“岂得之难,而失之易欤?抑本其成败之迹,而皆自于人欤?”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公司简介| 新闻动态| 产品展示| 生产设备| 销售网络| 合作客户| 联系我们
某某玻璃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地址: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马坡镇八段工业区 手机:133751258586 13382675858 电话:0516-851014758
传真:0516-85105858 QQ:346058588 邮箱:admin@126.com
技术支持:网络设计